莫斯科克里姆林內的國會大廈,
過去上頭懸掛的是蘇維埃俄國的國徽,今天已經換成俄羅斯聯邦的雙頭鷹了。2006年攝於莫斯科

 

 

俄羅斯出兵喬治亞,支持南奧跟阿布獨立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,是否會徹底改變全球的秩序,目前結果還沒出現,還不十分明顯。但是,卻讓頭腦清醒的人,看清楚了國際間的現實,也看清楚了那些政客的想法及立場。

看看美國吧,美國國務卿萊斯,在今年222對塞爾維亞喊話,說塞爾維亞應該追隨聯合國的決議,承認科索沃;並且認為,塞爾維亞政府應該對反科索沃獨立份子造成的使館破壞負起責任。然而,對於南奧塞提亞,萊斯卻說俄羅的侵略行為將導致其受到孤立。並且還說:如果俄國更進一步的逼迫喬治亞共和國的話,大家只有在聯合國上撕破臉了。

更不用說小布希了,這個當初強烈支持承認科索沃的美國總統,最近卻強烈的譴責莫斯科承認南奧塞提亞跟阿布哈茲,說俄國這是破壞國際法。這派人士,十足的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考量,完全罔顧事實跟法理,甚至認為法理只是為其服務的工具。這派人認為自己是國際關係的統治者,認為依靠強硬的措辭以及軍事實力就能宰制國際關係的秩序。然而,只不過是霸佔山頭的土皇帝,口口聲聲的民主、人權,骨子裡還是以自己的利益為重。漠視自己人民的權益,也漠視其他國家人民的權益,利用國內年輕人組成的軍隊,去摧毀其他國家人民的生活。最終,如果運氣好,就會被當成民族救星;運氣不好,就會如陳水扁般被唾棄;運氣如果背到極點,就等著跟米洛塞維奇一起死在海牙。

第二派人士,完全是依照自己所信仰的價值來做判斷,像是友台的美國議員羅拉巴克。就完全基於贊同民族自決的立場,支持科索沃獨立,也支持南奧及阿布獨立。雖然說我與他立場不同,但是卻不得不欣賞他對價值堅信的態度。

再看看美國以外的國家,俄羅斯,在科索沃獨立時就提出警告,強烈反對的前俄國總統普丁。他的態度是:如果你不允許我擴張勢力,那麼只要你克制,我就克制,但是你如果要以民族獨立這樣的手段來擴張,那我也要。這是個陰險狡詐,但是深謀遠慮的棋手,靠著手中掌握的棋子,在遊戲規則及秩序下,一步一步的在國際關係的棋盤上攻城掠地。俄羅斯的老謀深算,中國人應該最清楚。鴉片戰爭之後,老毛子不費一兵一卒,就從中國搞到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。這派人不會明目張檔的破壞規則,但是在規則被別人破壞後,他絕對不會還乖乖的遵守規則。

另一派人士,像是烏克蘭總統尤申科,喬治亞總統薩卡希維利,這派人處處都是基於美國的立場在想,支持美國單極獨霸的世界。而且還以為他是美國忠實的盟友,所以美國一定不會背棄他。這類人即便在美國無力申出援手的時候,還會把自己當成美國的打手,對抗國內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。最可悲的是,他們不但沒有自己的立場,還罔顧現實,美國能力強,他們日子就好過,美國衰弱,他們就會成為喪家犬。

尤申科過去的夥伴,現在的對手,烏克蘭總理季莫申科則是屬於騎牆派,當需要像俄國靠攏的時候,她絕不會猶豫拋棄過去的夥伴;如果情況變成對美國有力,她也絕對不會眷戀與俄國的關係。這雖然也是完全現實,沒有理念可言的一派;雖然這也是種生存方式,但是卻容易遭受唾棄。

法國總統薩科齊、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,雖然在科索沃事件當中抱持著不一樣的立場,但是在這次事件中卻可以看出,他們都是有自己的看法,但不願意得罪任何一方的務實派。薩科齊認同科索沃的獨立,但是在這次事件中介入調停俄羅斯與喬治亞的爭議,並且試著維持中立,不得罪美國與俄國。而中國反對科索沃獨立,也反對所有的領土分裂行動,但是卻基於與俄國的友好關係,表示對俄國承認南奧及阿布「理解」。

還有一派,基於反美的立場,極力的拉攏俄國;拉丁美洲的尼加拉瓜、委內瑞拉便是屬於此派。尼加拉瓜率先承認南奧塞提亞及阿布哈茲,委內瑞拉與俄國進行聯合軍事演習,協助俄國將勢力擴張至拉丁美洲。這些人自視為美國霸權的受害者,反美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的。

除此之外,大部分的其他國家仍在觀望,他們還不急著表態,也還不需要表態。這些國家在這次事件當中無意也不需要扮演什麼舉足輕重的角色,只要等到國際關係潮流的方向確立後,再跟上去就行了。

而中華民國政府呢?目前,中華民國政府還沒有對於這件事情有任何的表現。所以我目前還不知道該把他歸類為美國跟屁蟲派,對這件事情毫無知覺的蠢蛋派,或是坐壁上觀,抱持著不關己事態度的旁觀者派。

創作者介紹

L'important C'est

殷浦藤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