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,一直很想寫一篇不政治,但是與政治有關的文章;或是,關於政治,但是浪漫的文章。不是說那種民族主意或革命情懷的浪漫,而是那種,對於逝去的時代追憶的浪漫。
而這篇文章的主題,就是關於一個在中文搖滾世界中,無人不知樂團,以及他們將近20年來的第三張專輯。
這個樂團的名字,叫做唐朝;這張專輯的名稱,叫做浪漫騎士。
真的,即使是在台灣,玩搖滾樂的人也應該要知道唐朝。1990年代,滾石代理的黑豹、唐朝,讓台灣的人聽到了來自中國的嘶吼;讓聽搖滾樂子民們多少聽到,了解到那個社會主義世界的聲音。而唐朝翻唱的那首著無產階級革命像徵「國際歌」,更被許多稱為「華人搖滾樂的國歌」。那個理想依舊純真,經濟還不是那麼憂鬱的年代,我們唱著「這是最後的鬥爭,團結起來到明天;英特納雄耐爾,就一定要實現!」,期盼著21世紀,是個更好的世界。
可是,那個時代畢竟沒有來到;對好些人來說,甚至這個夢是被唐朝自己所喚醒的。2006年海洋音樂祭,唐朝應邀演唱,台下觀眾鼓譟的喊「國際歌、國際歌」,可是丁武(唐朝的主唱)並沒有唱那首國際歌。他說:現在時代已經過去了,不適合唱那首歌了。
取而代之,是那首浪漫騎士,好久以前就開始唱了,但是今年六月才正式發行的專輯。丁武說,這首歌是描寫他的父親。在我看來,是弔念那個紅色的世代。

「你們經歷過人間滄桑激昂的豪邁,
如同烈火燃燒溶騰的熔岩。
誰讓無情的風雨打落傷心的往事,
卻留下多少難忘的回憶。
多少情懷已隨風雪凍結在記憶裏,
不再開放卻也無法拒絕。
我想體會父親你在感慨什麼,
是不是暮色秋風夕陽的傷感;
我想體會父親你在回憶什麼,
是不是那流失已淡忘的浪漫。
你們是傳說理想的忠誠騎士,
你們是搭橋鋪路的鋼鐵;
你們是守家護國的萬里長城,
你們是平凡的無名英雄。」

滄桑激昂的豪邁,是在說大躍進、總路線、十年超英趕美嗎?隨風雪凍結在記憶裡的,是兒女私情;還是文革的激情呢?那流失已淡忘的浪漫,說的是某個女孩兒,還是無產階級的理想呢?傳說理想,難倒不是那未曾實現的共產國際嗎?
漸漸的,其實想起的是人民共和國建立時的理想跟抱負,跟隨毛澤東的人,很多不是抱持著推翻資本主義的社會,對抗腐敗的國民黨政府的理想嗎?那些人中有多少能夠瞭見,之後文革所帶來的災難呢?又有多少會瞭見,自己的理想被活生生的權力鬥爭給踐踏呢…
是阿,他們是傳說理想的忠誠騎士,青春歲月被犧牲,成了今天國家的基礎。他們守著家園,守著國土,但是有多少人會紀念那個世代的犧牲呢…
而誰,又該輕忽當初醞釀這股毀滅力量的背後,是什麼樣的理想浪漫情懷呢呢?

SHE的專輯,20塊一張我也嫌貴;唐朝的東西,2000塊一張我也敢買。為什麼?因為流行無關痛癢,但是搖滾確是信仰。
創作者介紹

L'important C'est

殷浦藤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