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們這邊還有人懷疑美國是個凡事都有可能的地方;還有人擔心我們立憲先賢的理想今天是否依舊存在;還有人質疑民主的力量,那麼,現在你知道答案了。

教堂與學校旁圍繞著前所未有的投票人潮回答了這個問題;那些等待了三四個小時的人回答了這個問題,這或許是他們平生第一次這麼做;為什麼?因為他們相信這次不一樣,因為他們相信這次他們的聲音可以那麼的不凡。

這是個由年輕人和老人、富人與窮人、民主黨人與共和黨人、黑人、白人、拉丁人、亞洲人、印第安人、同性戀者、異性戀者、殘障與非殘障者口中所說的答案,我們美國人向全世界宣告,我們從來不屬於藍國或紅國,我們屬於,而且永遠都屬一個美利堅合眾國。

這個答案曾經帶領著那許多人,那些長久以來受冷嘲熱諷,充滿恐懼的人們;他們懷疑著,要如何才能夠將他們的手放在歷史的軌跡上,推動他朝向所期望的未來。

這樣困惑已經持續好一段時間了,但是今晚,因著我們今天所做的,在這場選舉中,在這命定的時刻,改變已經臨到美國。

我剛接到麥肯議員親切的來電。他在這場選戰中經歷長期辛苦的努力,但是他為他所愛的這個國家,付出了更長久時間,更辛苦的努力。他為這國家所付出的代價,是我們大多數的人難以想像的,而因著這位領袖的英勇無私的付出,我們得以擁有更好的生活。我恭賀她以及珮琳州長所達到的成就,並且盼望能夠與他們合作,在幾個月之後實現對這個國家的承諾。

我想要感謝我在這段旅途中的的夥伴,一個發自內心打選戰的人,一個為與他一同在Scranton街頭成長,一同搭在往Delaware路上以火車為家的男女發言的人,合眾國副總統候選人,喬•拜登。

如果沒有我過去16年來最好的朋友,我家中的磐,我生命中的摯愛,下一任的總統夫人蜜雪兒,在過去這段時間不屈不撓的支持我,我今晚不會站在這裡。還有沙夏和瑪莉亞,我超愛妳們兩個,而且妳們剛贏得一隻會跟我們一起去白宮的小狗狗。然後,雖然她已經離開我們,但我知道我外婆正看著我們,跟那讓我之所以成為我的家庭一起看著我們。我今晚很想念他們,他們給予我的遠勝於我所能給他們的。

同時感謝我的競選主任David Plouffe,我的策略主任David Axelrod,以及政治史上前所未有的團隊,因為你們,使得這一切得以成真,我會永遠感念你們為成就這一切所付出的犧牲。

然而在這之上,我永遠不會忘記這樣的勝利是屬於誰,這勝利,是屬於你們每一位。

我從不是這個職位最適合的候選人。我們開始的時候也沒有很多的經費與支持。我們的選戰不是在華盛頓的大廳裡策劃的;而是始於第蒙的某個後院,康科德的某個客廳,查爾斯頓的某個陽台。

這是由於辛勤的男女掏出他們僅有的一點財產,捐獻五塊,十塊,二十塊,才有這樣的成果。這個理想成長茁壯,因著年輕人打破對他們那一代政治冷感的迷思;因著那些為了微薄的薪資而離開家庭,犧牲睡眠的人;因著那些不是那麼年輕的人,在嚴寒與酷熱的環境下,在完全陌生的人家門前叩門;因著數百萬的美國人自願、組織、證明即使是在兩百年以後的今天,一個民有、民治、民享的政府仍未從地球上消失。這是你們全體的勝利。

我知道你們這樣做不只是為了贏得選舉,我也知道你們這樣做不是為了我。你們之所以這樣做,是因為那橫在前面的艱鉅困難。即使我們今晚在慶祝,我們還是知道明天將面對我們一生當中最大的挑戰,兩場戰爭、一個瀕臨險境的星球、世紀性的金融危機。即使我們今晚站在這裡,我們知道還有許多勇敢的美國人依舊警醒,在伊拉克的沙漠中,在阿富汗的山地,冒著他們的生命危險,為了保護我們。有許多的父母清醒的躺在他們熟睡的孩子身邊,煩惱著如何償還抵押、支付醫療帳單或是為大學學費存錢。還有新能源要開發,新的工作機會要創造;新的學校要興建,威脅要面對,同盟要修復。

前方的路途遙遠,我們要攀過的山壁陡峭。我們可能無法在一年內甚至是一任內達成,但我告訴你,我從來沒有像今晚這樣充滿希望,我告訴你,我們勢必能達成。我向你們保證,我們全體會一起達成。

前方會有挫折與失誤,會有許多人不支持我身為總統所做的每個決定與政策,我們也知道政府無法處理每一個問題。但我會永遠向你們坦承我們面對怎麼樣的挑戰。我會傾聽你們的聲音,由其是當我們意見不同的時候。在這些之上,我會邀請你一起重建這個國家,以兩百二十一年來唯一的一種方式,一磚一磚、一瓦一瓦、一雙雙長滿老繭的手。

在二十一個月以前的寒冬中開始的東西,不能再這樣一個秋夜中結束。我們所追尋改變的並不是這個勝利而以,這只是一個機會,讓我們能夠創造改變的機會。這改變無法實現,如果我們依循前路;這改變無法實現,如果沒有你的參與。

所以讓我們喚起新的愛國的精神:服務與負責,為我們各自所選擇的付出貢獻,更辛勤工作,不單單只顧我們自己,而是照顧每一個人。讓我們牢牢記住,如果這次金融風暴教導我們任何事情,那便是我們無法在緬因街衰弱的時候使有一個興盛的華爾街,在這個國家,我們同起同落,我們是屬於同一個國家,同一群人。

讓我們拒絕將我們拉回黨派紛爭、狹隘、不成熟的誘惑,拒絕這些在過去好長一段時間毒害我們政治的東西。讓我們記得,正是在這個洲,曾經有個人,首先將共和黨的旗幟,一個象徵以自給自足、個人自由、國家團結為價值基礎的政黨的旗幟,進入白宮。這些是我們共享的價值,而即使今晚民主黨贏得巨大的勝利,我們依舊共享著這些價值,存著謙卑與決心,恢復在過去這段時間與過程當中造成的分裂。如同林肯當年對比我們今天分裂更嚴重的國家所說的:「我們不是敵人,而是朋友即使憤怒激情會用力去拉扯,我們之間的情感的歸屬也絕不能破裂。」對於那些我還沒有贏得你們支持的美國人:我或許還沒贏得你們的選票,但我聽到你們的聲音,我需要你們的幫助,而且我也同樣會是你們的總統。

而對於那些今晚踏著自己的鞋子看著我們的人,從議會和豪宅,到那些瑟縮在這個國度被遺忘的角落,圍繞在收音機前面的那些人;我們都有各自的故事,但我們有共同的命運,而現在,新的美國領導階層即將顯露出曙光。對那些會撕裂這個世界的人,我們會打敗你。對那些尋求和平與安全的人,我們支持你。而對於那些對於美國明燈是否仍舊燃燒、照亮的人們,今晚我們再次證實,我們國家真正的力量,不是來自於武力、軍隊,或是我們所擁有的財富;而是來自於我們持久不滅的理想:民主、自由、機會,以及堅定的盼望。

這是美國真正的奇蹟,美國可以改變;我們的聯邦可以成為完美的聯邦;而我們今天已經達到的成就給我我們了盼望,給了我們必定能達成明天目標的盼望。

這場選舉有許多的開創與許多的故事,將會在往後的世世代代中繼續傳揚。今晚在我腦中也有一個故事,是關於一個在亞特蘭大投票的婦人。他就如同幾百萬人一樣,排在投票的隊伍中,讓他們的聲音能在這次選舉中被聽見,唯一不同的是,Ann Nixon Cooper已經106歲了。

他是奴隸解放後的第一個世代;一個路上沒有汽車,天上沒有飛機的時代;一個時代,當時像她這樣的人會因為兩種理由而無法投票:因為她的性別以及皮膚的顏色。

今晚,我想著她在美國的這一個世紀當中所能看見的,悲痛與希望、奮鬥與進步、許多大家都說我們辦不到的時代,還有許多人堅持著美國人的信念:Yes we can(是的,我們行)

在那女性的聲音受抑制,她們的希望不背理會的時代,她看見他們站出來,講出來,爭取投票的權利。Yes we can.

當絕望充斥於黃塵地區,沮喪與消沉漫佈全地的時候;她看一個國家用新政、新的工作、對於集體意志的新認識,征服了自身的恐懼。Yes we can.

當炸彈在我們的港口落下,當專制威脅整個世界的時候;她在那裏見證了一個偉大的世代崛起,見證了我們所挽救的民主制度。Yes we can.

當蒙哥馬利抵制公車運動的時候,她在那裏;當伯明翰以水龍驅散群眾的時候,她在那裏;當塞爾馬那座橋上群眾招受攻擊的時候,她在那裏;當來自亞特蘭大的一位牧師告訴人們「我們終會克服」的時候,她在那裏。Yes we can.

有個人觸碰到了月球,有到在柏林的牆倒下,有個世界因著我們的科技與想像而連結。今年,在這次的選舉當中,她用手指觸碰螢幕頭夏她寶貴的一票,因為在106年以後的美國,經過那些最好的時代與最糟的時刻,她知道如何能使美國能改變。Yes we can.

America,我們已經走了這麼遠;我們已經看了這麼多;但人有許多要去做。因此今晚,讓我們自問,如果我們的孩子能夠活著看到下一個世界;如果我們的女兒夠幸運能活的跟Ann Nixon Cooper一樣久,她們會看到怎樣的改變?我們會有怎樣的進步?

這是我們回應呼召的時候;這是我們的時刻;這是我們的時代,讓我們的人民回到工作崗位上,為我們的孩子開啟機會之門;恢復繁榮,拓展和平的理想;重新恢復American Dream並且重申最基本的真理:我們本是同舟一命;當我們呼吸,當我們盼望,當我們遭受譏笑、懷疑以及那些告訴我們我們辦不倒的人,我們會以由人們的精神所凝聚的永恆信念來回應:Yes We Can.

謝謝你們,上帝祝福你們,也願上帝祝福美利堅合眾國。

創作者介紹

L'important C'est

殷浦藤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